青岛新闻网 > 评论频道> 青岛记忆 > 正文青岛天气 青岛挂号 违章查询 

沈鸿烈捍卫言论自由

来源:青报网 作者:陆安 | 责任编辑:山峰 2014-07-30 08:41:29 -- 字号:TT

    1922年12月10日,青岛名义上回归中国,但留有大量日本侨民。这些人在驻青领事馆的统一协调指挥下,成立了组织严密、气焰嚣张的准军事组织 “日本居留民团”,与时常在海上出没的日本海军舰队遥相呼应,伺机而动。

    事件导火索

    当时,中日民族矛盾激化,全国抗日爱国运动国风起云涌。青岛的国民党市党部对抗日也逐渐积极起来,《民国日报》不断载文揭露日本的侵略野心,鼓动民众抗日爱国热情。

    青岛国民党当局的态度和立场,令日本在青势力极度不满。日本驻青领事馆以《民国日报》屡次刊登“不敬记事”为由,向青岛市政府提出抗议,要求予以取缔。当时的青岛市政府及市长沈鸿烈虽然允诺加以约束,但以言论自由为由拒绝查封报社。

    1932年元旦刚过,《民国日报》的一篇报道,成了日本侨民蓄谋闹事的“引子”。 1月9日该报以《韩国不亡,义士李奉昌刺日皇未遂》为题,介绍朝鲜爱国义士谋炸日本天皇事件的始末。

    日本驻青领事馆当天便向青岛市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要求报社道歉。沈鸿烈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马上派秘书前往《民国日报》社接洽,要求报社“以大局为重”,接受日方的要求,迅速刊登“道歉启示”。报社迫于压力,表示同意。

    然而,素来没有任何诚信可言的日本人,尽食前言,出尔反尔,竟然说什么“日侨感情激烈,此事不能依照原提条件解决”。紧接着,1月11日晚,驻青总领事川越登门拜会沈鸿烈,公然提出 “市长公开道歉”、“《民国日报》永远停刊”等无理要求。

    面对咄咄逼人的日本人,沈鸿烈只好采取拖延战术,约定“次日再谋正式解决”。

    鬼子怒逞凶

    1月12日8时许,两名日本人来到位于中山路的《民国日报》社。二人迅速闯入报社发行处,掏出手枪,开枪恫吓。然后将数瓶装满易燃油料的瓶子投向煤炉,随着几声巨响,火苗窜起,浓烟弥漫,地板、木窗熊熊燃烧起来。执勤的警察闻讯赶来,这两个日本人开枪拒捕,一边放枪,一边退向不远处湖北路的日本居留民团总部。警察们投鼠忌器,逡巡不前。消防队迅速前来,将火焰扑灭。

    下午2时,沈鸿烈邀请日本总领事川越到市政府作客,继续谈判。很快,达成4项协议:《民国日报》社社长向日本领事馆道歉;《民国日报》停刊十日;《民国日报》复刊时即公开刊登道歉启示;今后杜绝类似事件发生。

    然而,协议并未达到日本人的目的。川越与沈鸿烈达成的谅解墨迹未干就成了一张废纸。下午3时,越来越多的驻青日侨向湖北路的居留民团总部汇集,当时集结了千余人,很多人都持械前往集合,他们狂妄之极,叫嚣“永久不许市党部在青岛挂牌办公”、“永久不许《民国日报》在青岛出版”。

    侨民紧急大会开完,即有十多名强悍的日本侨民,携带手枪、砍刀、汽油弹、燃烧瓶等,分乘两辆汽车,呼啸着冲向位于太平路的市党部。市党部人员获悉日侨要来闹事,纷纷躲避,人去楼空。这些日本暴徒冲进市党部大楼,开枪逞凶,肆意破坏,折腾了数十分钟,然后,驱车赶往《民国日报》社,向楼里投掷了一枚手榴弹,在轰然爆炸中,得意洋洋地返回了居留民团老巢。

    再次打砸烧

    这仅仅是一场暴动的序幕,更大规模的破坏活动接踵而至。

    傍晚6时许,上千名日本侨民手持刀枪、棍棒等凶器,从居留民团总部出发,高举“支那不敬”的横幅标语,沿着青岛市中心的街道示威游行。沿途狂呼口号,群殴路人,打砸破坏,青岛的局势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晚8点半左右,穷凶极恶的日本暴徒再次攻击了市党部和《民国日报》社,在两处办公地点,疯狂打砸抢烧。

    日本侨民的暴行,得到了日本海军的鼎力支持。日军派出军舰“出云号”、“八云号”紧急在青岛港靠岸,800多名全副武装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员迅速登陆,在青岛要害地点设置掩体,抢占有利地势,保护闹事的日本侨民,随时准备武力干涉,甚至一举占领他们梦寐以求的青岛。

    有了日本正规军的保护,闹事的日本侨民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市党部和《民国日报》社的大火熊熊燃烧,中国的消防队赶来救援,遭到日本暴徒的武力拦截。大火终于不可遏止,一直到翌日凌晨5时许,才渐渐熄灭,两座建筑几乎化为灰烬。

    持续了一夜的暴动和骚乱,给青岛地方带来巨大的损失。事后,据青岛市政府的调查统计,直接经济损失高达60万元。

    1月13日下午4时,完成了保护“暴动”任务的日军全部撤回军舰,但军舰却一直呆在青岛近海,构成威慑力量。

    无奈的结果

    1月13日,青岛市政府就日本侨民暴动和军队登陆青岛之事向日本驻青领事馆提出强烈抗议,提出四项要求:日本领事馆向青岛市政府道歉;从速缉捕肇事凶犯,并严加惩办;所有损失如数赔偿;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日本驻青领事馆对此装聋作哑,并不急于作出反应。过了一段时间,见中方并无进一步、更强硬的应对举措,自认为摸清了中方的底盘,才开始正面应对中方的抗议。 1月21日,日本驻青领事馆向青岛市政府发出照会,蛮横无理地指责青岛市政府应对此事件负全部责任。

    青岛市政府对日本领事馆的狡辩予以驳斥。殊料,面对的是素以狡辩无理著称的日本侵略者,得到的最终答复竟然是:“我方之见解,迄今已反复说明在案,确信嗣后毫无推翻从来见解之余地! ”对日本人这种抹煞事实、锦词诿卸的态度,青岛市政府及市长沈鸿烈只好表示“不胜遗憾”,仅此而已,再无良策。

    迫于日本人的淫威,3月29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发来指令,要求青岛市党部暂以秘密方式开展工作,市党部摘掉牌子,青岛《民国日报》停刊。在南京国民政府治下的开放城市青岛,国民党党部竟然转入地下活动,机关报不敢正式出版,简直成了一桩奇闻。直到抗战胜利,国民党青岛市党部才敢公开挂牌办公,《民国日报》才得以复刊出版。 (陆安)

-
-

-
PC文章链接:http://pinglun.qingdaonews.com/content/2014-07/30/content_10594521.htm
phone文章链接:http://pinglun.qingdaonews.com/wap/2014-07/30/content_10594521.htm
PAD文章链接: 青岛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