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天气 青岛挂号 违章查询  青岛新闻网 > 评论频道> 鉴古论今 > 正文

大清反腐,看上去很美

来源:搜狐评论 作者:刘诚龙 2015-02-02 08:14:50 字号:A- A+

 

   防监守自盗,大清也不是没制度,制度还非单挂在墙上,外人看去,貌似执行还很严格很完善。大清国库重地,闲杂人员免入。看守队伍庞大,编制差不多有一个团,专由八旗子弟看守,“无一汉人也”。因看守团都是旗N代,故而大清宣传口,口张得很大,撕开喉咙喊:大清国库看守团,政治可靠,又红又专,是一支靠得住的子弟兵。大清子民没谁去考察(更没让去考察),也就信不信由你,听大清妄言之。

    防止看守团自盗,大清制度看上去真的很美。换班换得勤,“每一兵月不过输班三四期”,搞的是轮流制,对外宣传说,这是防集团地位固化,防贪腐人坐大(如今看来,怎么就像是轮流坐庄?);检查甚是严格,“库兵入库,无论寒暑,皆裸体,由堂官公案前,鱼贯入,入库后,内有官制之衣裤,取而着之。”不止搜身,且是外衣外裤内衣内裤,全脱个精光,一个一个地打看守的面前走过。到了国库里面,另外换上工作服。好像我们进入书店,所有的袋子都不得带进书店,另外保存。怎么样?制度算好吧。

    进入国库,比书店更严格的是,库兵出库后,还是要脱掉工作服,一丝不挂,全裸出来,“出则仍赤身至公案前,两臂平张,露两胁,胯亦微蹭”,你想腋窝下夹银子?叫你平张手臂;你想胯底夹银子?叫你立正,稍息,做一节廉政广播体操。检查真是过硬的了,还有更过硬的呢,嘴里想含银子?监察员叫你张嘴,a,o,b,c,“更开口做声,如鹅鸣然”,若有银子含在嘴里,叫你鸡鸣鹅叫后,也从口里掉出来了。

    防权防盗防贪腐,防得真是严,撰写述廉报告,那是可以起高调的了。报告是铿锵了,实里防住了么?

    大清国库,全是金灿灿的金子,白花花的银子。库兵与会计、出纳、银行、税务等,都是跟票子打交道的,防腐止贪,制度看上去都是很漂亮的,但是他们的腐败却是最严重的。“户部各差,以银库郎中为最优,三年一任,任满,贪者可余20万”,廉政的,很廉政的,也可贪得十万两(“至廉者亦能余十万”)。不单是郎中如此贪腐,这里有一个腐败集团啊,“其下司库、书役人等,无不肥美”,只要是在这团体内,“役满,人可余三四万不等。”大家吃了喷喷香,个人吃了烂肚肠。贪腐,人人有份。若是分赃不匀,内部出乱子,那就贪不下去了,内讧了。

    群众的眼睛可看见的贪腐口子,都被反腐制度给防着了;可是腐败的管子直通后门那个口子,屁眼大开着呢。

    这个贪腐团搞腐败,前门确乎是堵了的,后门开眼却是蛮大。他们将从国库里盗取的金银,塞到屁眼里,“所盗之银,则从肛门中而出。”他们所盗银两,多是江西银,据说“江西锭光滑无棱”,比红萝卜细腻,塞在屁眼里面毛舒服;贪腐新兵蛋子,后庭不曾开发,塞进去也会痛苦,那大一坨先前也难塞进,却也难不住他们,“其肛之嫩者”,想的办法是,“则用猪油浸湿,裹银而塞之”,练到后来,鸿门洞开,一次可塞很多了,“六七枚者,则普通之塞也”;此中高手,一枚值价十两,十枚“则百金矣”。一个月值班三四期,每期夹八九十枚,三年下来,可夹多少?

    最初时节,反腐败的,晓不晓得屁眼有猫腻?可能真不晓得贪腐者还使这招数。不过到后来,肯定是发现了。证据是,能进入国库贪腐团的,都是八旗子弟,“皆满缺,无一汉人也”。全没汉人?也不对,有权者,可以冒籍呢,“虽有汉人,亦必冒满人。”看一个岗位肥不肥,单位腐不腐,有一个很直观的指征:如果某岗位,某部门,只能是官二代或官二奶才能进编制,那就不用说,自有腐败。那是一定的。

    反腐败者,后来是真知道腐败有后门的,每次换班,“行贿于满尚书及尚书左右,一兵须费六七千金”,青年入伍,还要送这么多钱,又不是城市兵带安置卡的,若无咸味,你相信吗?六七千金交了去,政审,体检,过场一样不缺,都认真地走,“贿托既定,然后满尚书坐大堂”,先“唱名派充”,再是“众兵稽颡谢”,一切都是像模像样,“如演戏然”。

    也曾有初入纪检部门者,名叫祁世长,他初生牛犊,不信邪,要来反贪,他曾亲眼见了贪腐团几位腐仕,屁股如孕,胀得猪腹大,便叫他到一间小屋子去,拿来一只浴盆,叫他屙一下看,“忽见一桶底脱而出银”,没见可能算了,亲眼见了腐,不能失职,哪能不反一下腐?“随即锁拿库兵数人,将于次日奏参严审。”刚入夜,便有一把匕首加一封信,到了祁检案上,“尔将兴大狱乎?尔不顾身家性命乎?而半夜刺公,公何处呼冤乎?”贾雨村也曾想申申正义,门子耳语一下,拿出了一张护官符给他瞧,他吓得赶紧缩了乌龟头;祁检这信,可能是门子给他的,更可能是贪腐团给他写的,他也是吓得面瘫了,头缩了,“文恪亦含糊了事”,替看不见的国家反腐败,掉的是自家脑壳,划不来。贪腐者到老年,“无不患脱肛痔漏症”,贪腐者都是要钱不要命的;反腐败反到临头,多半是睁只眼闭只眼,“含糊了事”,反腐者是要命不要法的。

    大清反腐,真不能说没有制度设计,但你看到几乎一切腐败,都在继续腐着。有时貌似还塞住了,却给权力留着贪腐的粪门。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山峰
-

相关阅读青岛新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岛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