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天气 青岛挂号 违章查询  青岛新闻网 > 评论频道> 浪里淘沙 > 正文

沈鸿烈的青济行踪

来源:青岛日报 作者:刘宗伟 2016-02-25 08:21:37 字号:A- A+

    1937年12月31日,在实施“焦土抗战”炸毁拥有45万纱锭的日本九大纱厂及啤酒厂、铃木丝厂、丰田油房、太阳鑫和雨橡胶厂等日本主要在青工厂,自沉军舰堵塞港口和主航道后,沈鸿烈率海军陆战队(不含第二十一队)、舰艇官兵、保安队、清洁队、警察局等6个总队共9000余人撤离青岛。

    自1931年12月16日下午四时以东北海军副司令暂兼代青岛市市长至撤离,沈氏在青岛苦心经营六年之久,在市政、民政、教育、工务、港务、农林等方面颇有建树,为坊间所津津乐道。

    沈鸿烈再次踏上青岛故地,已是八年后的1946年2月8日(农历正月初七)——雪后初霁,新年的喜庆气氛犹浓。

    斯时,沈氏的身份是国民政府党政考核委员会秘书长,主要职责是考察华北地区接收事宜。

    “第一次富有感情之盛事”

    对于沈鸿烈阔别八年后将要回来,1945年年底就在青岛传开了。

    是年12月12日,青岛市政府接到国民政府电令:“特派沈鸿烈前往冀、鲁、热、察、平、津、青各省市考察接收(日伪资产)事宜。”

    青岛民众翘首以盼。

    期间,曾闹出了一个张冠李戴的小插曲:1月初,坊间即纷传沈鸿烈将回青岛,一些商店还张贴出了欢迎的标语。济南的几家报纸也捕风捉影跟上凑热闹,刊发了相关消息。后经调查,来青岛的是大连市长沈昭,此“沈”非彼“沈”也。

    对此,青岛《平民报》的标题颇有几分幽默:《扑朔迷离 欢迎沈市长 沈昭——非——沈鸿烈》。

    切切期待中,1946年 2月 7日,沈氏终于回来了。不过,好事多磨,他只在沧口机场的上空打了个旋。

    青岛 《军民日报》留有报道:“党政工作考核委员会秘书长沈前市长鸿烈7日由(北)平乘中航机来青,李市长及机关首长、民众代表等均于午前10时齐聚沧口飞机场欢迎,十二时中航机已抵沧口机场上空,但是因风雪太大,无法降落,故改飞南京。”

    时代社的消息是:“8日,沈鸿烈再由南京起飞来青,约于十二时左右可到达本市矣。”

    8日,沈鸿烈如期而至,“沈乘坐敞篷车,受到民众夹道欢迎”。

    次日,《民言报》在二版以《沈秘书长莅青》为题,做了长篇报道,既有民众的兴奋,也有对沈氏功绩的评说,更有对沈氏建言“平衡‘中央集权’和‘地方分权’”的期冀。

    报道称,“党政考核委员会秘书长沈公成章已于昨日莅临青市,百万市民,顿时泛起喜悦与欢慰之心情。收复后中央大员来此视察者屡见不鲜,大家热烈欢迎之余,均寄以庄严之希望,却不免有陌生之感。沈公之来,则宛如家人父子,欢聚一堂,于庄严肃穆中带有无限慈祥,此为青市收复后并开记录第一次富有感情之盛事。”

    作者还以较大篇幅,盘点沈氏主政青岛期间的功绩:

    回忆“九一八”之后之青岛,浪人特务,以此为活动之大本营,局面之险恶,在华北各都市中首屈一指。沈任市长,折冲樽俎,不屈不挠,以革命外交,对抗顽敌。折冲外交之外,更积极提倡两种建设,一为物质,一为精神。在物质建设方面,凡是以繁荣地方,便利交通,普及教育,点缀市容者无不经营擘划,惟力是视,数年期间,蔚然成为大观,迄今收复,吾人偶一游历,从前遗迹,触目皆是,虽经敌伪之篡改涂抹,亦未能泯其功绩。与物质建设并驾齐驱者为心理建设,抗日思想,普遍于工人、军警、学生以及优秀市民,抗战行动沛然表现于“七七”战后,青岛抗战部队始终活动于敌人卧榻之旁,直到日寇投降,堂堂负起保卫青岛之任务,在全国各重要都市中,不能不说是一种伟绩。

    报道也对沈氏寄望殷殷:“收复后之青岛,中央和地方权限之调匀,尤为当务之急。沈公返渝后,必能建议政府,做合理之修订。工商业要现代化,港湾街道要清洁化,文化教育要高度化、普及化,社会福利要大众化,风景要艺术化,这些为一般人殷切期望者,现在的青岛一切还居于‘处女’地位,为避偏枯与畸形发展,‘中央集权’和‘地方分权’,应求其平衡,青岛既为沈公之第二故乡(见沈公谈话),对此问题,当必十分重视,而无须记者之哓哓矣!”

    对崂山一线的视察

    自2月9日起,“沈秘书长对市区大致分别视察”,但现存的档案中,均未有详细记载。

    1945年12月16日晚,在江苏路张贴“反甄审”标语的文德女子中学教员费筱芝被巡逻的青岛保安队士兵枪杀,由此引发了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国内报纸报道连篇累牍,青岛当局头痛不已。

    沈氏莅临青岛时,“费筱芝事件”已近尾声,但记者查阅该事件的回顾性档案时,意外地发现了沈氏的清晰影子:“2月11日,学生代表谒见沈前市长,报告学潮经过且请为处理善后。”“2月13日,(学生代表)早晚两次谒见沈前市长,答称当善为处理请求事项。”

    沈鸿烈是否参与了费筱芝事件的最终处理与平息,目前尚无档案证实。

    13日,沈鸿烈走出市区,率众驱车前往视察李村、崂西、浮山等郊区,并对乡区民众深表慰问。

    是日上午9时,沈鸿烈在市长李先良、市警察局长孙秉贤、市财政局长孔福民、青岛保安总队长高芳先、市政府人事处长芮麟、督察长金蕴璋等政府要员陪同下,与时代社、青岛公报、民言报记者等共计30余人,分乘吉普车三辆、大卡车两辆自迎宾馆出发,高芳先率员在前开路,青保一、二、六大队士兵沿途警卫。

    车队沿台柳路直抵李村镇,当日(农历正月十二)逢大集,沈氏便在集市广场上召集村民简单训话。大意谓:阔别八年,怀念青岛市同胞甚殷,而今抗战胜利,希望各位同胞再接再厉,共谋建国大业。同时,勉励大家协助教育复员、普及教育,保护林木,爱护公路等。

    言毕,汽车扬尘而去,先后赴下河村、北九水村、段家埠、大河东、小河东、沙子口等地。每到一处,沈氏都要召集村民训话,指示百姓如何发展农业渔业,并鼓励村民发展果园栽培、豢养牛羊家畜等副业。

    沈氏一贯重视乡村教育,一路走来,不停地叮嘱家长们督促学龄儿童入学,使他们受到充分教育。

    沈鸿烈还参观了崂山抗战遗址,“下河、大劳(今为大崂,下同)、沙子口等战役,尤建殊勋,下河、大劳敌伪惨毁的堡垒,以及沙子口战役击毙敌人的残留骸体、岩石上喷溅的血迹犹存”,在李先良、高芳先的引导和详细报告下,沈鸿烈一一视察。

    离开沙子口返回市区途中,沈鸿烈又前往位于湛山的陆军病院进行视察慰问。下午六时,回到下榻的迎宾馆。

    陪同沈鸿烈视察崂山的市政府人事处长芮麟,晚年曾写有《胜利后重游崂山小记》,文中还记录了沈氏重访大崂观等细节:

    ……更前进,便到了大崂观,门口“大崂观”三字匾额,是沈鸿烈题写,还参观石屋檐战迹;十二时半到北九水,在天主堂进午餐,下午二时,离北九水,向柳树台前进,过柳树台,车向下行,经韩河、于哥庄、段家埠,沿途均有民众结队欢迎,沈先生也都下车殷切慰问。

    “考察青市,印象颇佳”

    14日,有媒体刊发沈氏当日视察的行程:上午9时,视察市警察局及青岛保安总队,完毕后,在警察局后院内对警员及青保官兵训话;正午12时,在迎宾馆招待山东抗战部队首长;下午二时,视察宪军司令部及海军教导队并假第三公园对海军等训话;下午四时,出席李先良市长举办的鸡尾酒会。

    15日,上午10时,鲁青抗战旧属们在李村路电化教育馆召开欢迎沈公游艺大会筹备会议,参政员张乐古、青岛保安总队长高芳先、局长张衍学等人出席,讨论决定16日(元宵节)晚7时,在电化教育馆举办欢迎沈鸿烈游艺大会,并邀请中央各驻青机关及本市党政军代表参加。

    《民言报》在报道筹备会议同时,刊登了游艺大会节目名单、演出单位及人员:一、国术表演(国术馆);二、四部大合唱(圣乐团);三、相声(王傻子);四、国剧(市各名票及梨园公会全体会员合演,包括《元宵节观灯》、《月下追贤》、《黄鹤楼》、《花好月圆时节》等五个剧目)。

    19日,《大公报》报道,沈鸿烈在青岛考察完毕,于18日乘机飞济南。行前,沈氏接受该报记者采访,表示“考察完毕,来青久住休息”,并巧妙回答了自己的新职等敏感问题。

    考察青市,印象颇佳。关于在青因抗战牺牲者之家属,已商定救济办法,并设立抗属工厂、抗属学校,以资救济。至于本人新职,尚无所闻,拟定于考察完毕后,来青久住休息。中央准否尚不可知。

    “在济南视察忙”

    20日,《民言报》以《沈鸿烈在济备受欢迎》为题,开始报道沈氏济南之行。

    18日下午3时15分,沈鸿烈偕随员二人飞抵济南,各机关首长、学生代表数百人到机场迎接,济南市名媛董静如、张秋蕙代表市民向沈氏献花。下午5时,沈氏一行赴省政府主席何思源组织的欢迎宴会;晚8时,沈氏在交通银行接见新闻记者。

    19日上午9时,山东各界欢迎沈鸿烈秘书长及新生活运动12周年纪念大会在城市皇亭体育场联合举行,各机关首长、军警学生及民众团体共计两万余人参加。何思源主持并致开会词,沈鸿烈致训词。12时散会后,沈氏出席支团部举行的欢迎宴会;下午2时,沈氏视察济南市区;5时,在省府会议室召集中央政府派驻济南机构负责人谈话;6时30分,出席在省府大礼堂举行的各界公演及游艺会。

    22日,《民言报》以《沈鸿烈在济视察忙》为题,继续跟踪沈氏匆匆的步履。

    21日上午9时,沈鸿烈在山东建设厅长丁基实陪同下,视察济南仁丰纱厂、成立面粉厂及山柴第博雨纸厂。视察中,他对各厂原料及生产情形“垂询甚详”。

    下午2时,沈鸿烈对济南市中等以上学校学生代表训话,何思源、省教育厅长刘道元作陪。5时,在省府主席办公室,沈氏召集省政府处长委员等十余人谈话,并对各行政工作有所指示。

    22日下午2时,沈鸿烈在省府大礼堂召集旧属训话,曾追随他抗战的同志及省干校毕业生千余人出席。时隔数年,与旧属重新晤面,沈氏很是高兴,并对各同志工作成绩多所嘉勉。对失业人员日益增多这一棘手问题,表示“已与何主席商讨出安置办法,希望大家安心”。

    下午4时,沈鸿烈又前往驻济南第十二军司令部,对干部代表进行了一番训话。

    中央社济南二十三日电:沈在济视察公毕,廿三日上午飞平,二十八日飞返渝。

    3月1日,《民言报》刊文《沈前市长由北平来电 致谢青市同胞》。来电申达谢忱如下:

    李市长烦转青市军政学商各界及市乡区各位父老各位同胞钧鉴:沈鸿烈此次因公到青,厚承重爱,情意深厚,有如骨肉,赖旬日之欢聚,仰八年之郁积,深喜山河如旧,兴气犹新,众志成城,定能宏济艰难,冀成郅治,鸿烈远隔光仪,寸刻难忘,兹值西行有日,谨申崇高之敬意。

    落实处理民众诉求

    从所存的档案史料可看出,沈氏勤勉务实,对视察青岛中发现的问题、民众的诉求及时落实处理。

    2月16日,在青视察的沈鸿烈做出“关于恢复李村师范学校请教育局办理”的批文。

    3月4日,沈鸿烈致信李先良,提出 “将东平路23号等地拨归平民学校建校舍之用”。抄录如下:

    青市平民同济鼎新会代表沈会亭等谓“东平路二十三号、观城路二十号公地一段原为建筑平民学校之用,青岛沦陷后,该段空地曾被敌人作为家禽市场,去年十月十一日经两次请市政府发还,尚未落实,恳请予以发还,以资建筑而惠学童”之语,查所陈经过确属实情,请查证办理为荷。

    3月5日,沈鸿烈“为王洪九拟救济难民意见附请参酌”给李先良发电。同日,沈氏就“四沧区长徐玉泉等陈村田被敌筑为机场,请指定公地建立新村”写信给李先良。

    3月7日,青岛市政府下达“沈秘书长为慈幼托儿所请拨校舍及基金请核办”的函。依据该函,市教育局将接收的敌属学校暂行拨借给慈幼托儿所做校舍,并处理汉奸财产拨充慈幼教育基金。

    3月下旬,沈鸿烈给李先良“关于豁免1945年营业税及过分利得税核减等情的函”,兹抄录如下:

    先良仁弟勋鉴:倾接青岛市商会整理委员会代理主席李代芳来文,以青市沦陷八年,商民饱受敌伪摧残,恳请转呈政府准予豁免三十四年营业税及过分利得税,核减三十五年过分利得税半,并准免税增加资本在未核准以前恳暂稽征等情,酌办为盼。

    8月30日,市长李先良“关于王博桂香补发恤金已转请国防部查案补发”复函沈鸿烈,标志着此事了结。

    实际上,在视察接收青岛之前和之后,视青岛为第二故乡,对这座城市有着深厚感情的沈鸿烈,也在为民众的利益积极擘划奔走。

    1943年4月,在陪都重庆任农林部长的沈鸿烈,致信青岛市政府秘书长李先良,“教育部复电:青岛市政府恢复办公,准予拨经费两万元补助初等教育。对中学、师范经费,请先将设置班数及学生人数报教育部酌核补助。”现存于青岛市档案馆的该信还显示,这两万元经费由农林部转汇给了青岛市政府。

    1945年4月25日,沈鸿烈向李先良转发电报:“关于教育部之规定,县市应先开办简易师范并将简师规程学科详达”。

    1946年1月,李先良致电刚刚出任党政考核委员会秘书长的沈鸿烈:“嘱拨兹阳路王汉家属法币十万元,业已照拨。”

    1948年10月21日,出任浙江省主席的沈鸿烈就湛山寺维护一事致电青岛市长龚学遂:“龚市长伯循兄:据湛山寺住持倓虚法师电称,该寺宿舍无多,难民早满,乞为转请吾兄维护华北仅有道场等情,尚请关照。”

    “来青久住休息”愿望落空

    众多档案史料显示,沈氏“拟定于考察完毕后,来青久住休息”的愿望没有实现。

    1946年 4月 10日中央社电文:“新任浙省主席沈鸿烈暨随从人员,于今午专车自沪抵杭,黄前主席绍亲至车站欢迎。沈氏下车后,驱车赴官邸休息,午后黄前主席欢宴暨拜会地方士绅,四时出席茶会,定于十一日接事。”

    11日上午,“浙省府新旧主席交接仪式在省府举行,由黄主席绍将印册逐一交出,沈主席鸿烈接收,黄前主席当日下午二时由杭抵沪。”

    自此,沈鸿烈开始了主政浙江的两年光阴。

    1948年春,或许因弹压学生运动,逮捕关押浙大学联负责人致于子三等三人死亡而引发大规模学潮,沈氏萌生退意。媒体报道,6月初,沈氏先后向总统蒋介石、行政院长翁文灏递交辞呈,“中央因畀依方殷,由蒋总统亲电恳切慰留。”6月11日,沈鸿烈再度电请中央辞职,“近因身体衰弱,闻辞意颇坚”。

    6月22日,《青报》转发中央社消息:行政院昨二次会议通过重要人事任免,沈鸿烈辞职照准,陈仪继任。

    28日,中央社杭州电:沈鸿烈主席于二十八日晨八时离杭赴沪,到站欢送者达千余人,新任主席陈仪三十日履新。

    7月12日,经挚友考试院院长张伯苓举荐,沈氏正式出任考试院铨叙部部长。

    15日,《军民晚报》以《沈鸿烈主政浙江两年!》为题,历数沈氏在浙江两年的功绩。

    沈氏侄子沈肇熙曾撰文说:“叔对考试院铨叙部部长之职虽无兴趣,但考虑与张伯苓、雷法章等相处,欣然赴任”。此时,曾为张伯苓得力助手,后应沈鸿烈之邀自天津南开来青执掌教育、并一路追随沈氏的湖北老乡雷法章已履职考试院秘书长。

    历经宦海浮沉、人情冷暖,能在已近古稀之年与故旧至交一起共事,对已处于政治边缘的沈氏而言,应倍感快慰。

    一年后,蒋氏政权风雨飘摇,沈鸿烈没有跳离这艘摇摇欲坠的大船,一起飘零至台湾。

    1969年,沈氏以88岁高龄在台中谢世,治丧委员会撰有《海军上将——沈公鸿烈哀荣录》一文。

    沈氏主政青岛期间的那些事儿,没有被岁月雨打风吹去,一如“白头宫女说玄宗”,耄耋老人仍时忆起、讲起。(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照片均翻拍自青岛市档案馆 青岛日报/青报网记者 刘宗伟 文/图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韩风
-

相关阅读青岛新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岛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