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天气 青岛挂号 违章查询  青岛新闻网 > 评论频道> 鉴古论今 > 正文

国王去世 泰国如何迎接"后普密蓬时代"

来源:新京报 作者:陶短房 2016-10-14 08:40:23 字号:A- A+

    10月13日20时许,泰国政府发布公告,证实国王普密蓬·阿杜德·拉玛九世陛下于当地时间15时52分病逝,享年88岁。

    就在此前一天,泰国官方还发布“安民告示”,呼吁国民对普密蓬国王的健康状况“不要乱猜”,而国王驾崩的消息也是在非正式消息发酵4个多小时后才迟迟公布,这在信息时代是很不寻常的。

    很大程度,这反映出泰国人普遍对“后普密蓬时代”的到来感到不适应。

    照理来说这并不太应该:老国王已88岁高龄,且自2011年以来身体状况一直欠佳,不仅公众场合露面频率大幅下降,还多次入院治疗,人有生老病死,世有吐故纳新,这理应在公众预料中才是。然而王室在泰国近现代政治、社会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实在太关键了。

    由于泰国最早接触西方政治、经济和文化制度的是王室,因此在泰国,近代化进程是由王室自上而下倡导和推动的。在泰国,第一批被派遣学习近代知识的是军官,他们和王室、贵族、高级工商业人士、知识分子、青年学生等,形成了俗称“保王党”的精英群体,构成了泰国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两极”之一。然而,占泰国人口多数的,却是北方、东北方稻米区农民、都市贫困人口等草根阶层,而自本世纪初以来为他们代言、并从其庞大“票仓”中获得政治好处的,则是以前总理他信为代表的,生长于外府、靠种种机缘和手段“先富后贵”迅速崛起的经济、政治暴发户,他们构成了泰国政治生活中的“另一极”。

    这两派在政治权力、经济利益分配等方面存在根本对立,且势力处于“动态平衡”中——“草根”派凭借人数优势可以轻易地在一次次普选中获胜,而“精英派”不仅凭借身份、人脉在众多非选举重要机构中长期占据垄断地位,而且每每凭借这种垄断地位打断前者胜利进军的步伐。

    这两派在国内政治层面唯一的“交合点”,就是“尊君”。泰国宪法定义上只是“虚君”的老国王则借此每每可以凭借崇高的人望和巨大的影响力,扮演政治分歧、阶层矛盾的“黏合剂”和“仲裁者”角色。正因为有这样一位能为政治对抗双方和广大民众所共同接受的调和者,泰国才会在短短十几年间五个总理被中途推翻、两个执政党被勒令解散的情况下,几度军事政变终又几度“还政于民”。

    在感情上,老国王当然更亲近“精英派”,但多年政治经验让他很注重政治平衡,在默认“保王党发难”后,通常都会很快按下“RESET”键推动新的选举,这虽然造成了他信派屡屡被“非选举因素”赶下台,又每每通过普选卷土重来的所谓“他信循环”,却在总体上维持了泰国社会的“动态稳定”,避免了社会矛盾的更大激化和社会局势的过度动荡。

    然而这样一个关键角色,与其说是王室“自带技能”,毋宁说在很大程度上是普密蓬国王个人因素所决定的。如今老国王去世,能力和个人声望都不及老国王的王储玛哈·哇集拉隆功继位后,还能胜任这样的角色吗?

    应该承认,泰国朝野对此是有些不安的。正因为这种不安,现政府和军方才会在8月7日匆匆举行有争议的新宪法公投;也正因为这种不安,连日来泰国各府“草根”才会以各种方式为老国王祈福。

    然而“后普密蓬时代”终究会到来,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都必须尽快适应一个没有“万能陛下”的新泰国。

    任何的政治、社会阶层平衡都需要不断调整、再平衡,以适应时代的变化,方方面面也会在这一过程中逐步学会新的行为方式和游戏规则,并形成适应新时代、新需要的动态妥协。最新消息称,军方已和王储举行了紧急磋商,很显然,各方已从最初的不知所措中开始苏醒过来,竭力让“后普密蓬时代”更平稳地到来。

    希望这种过渡、调整和再平衡的过程能够尽可能平静、安定,毕竟,一个从容到来的“后普密蓬时代”,符合泰国各阶层的共同利益。

    陶短房(学者)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韩风
-

相关阅读青岛新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岛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