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天气 青岛挂号 违章查询  青岛新闻网 > 评论频道> 鉴古论今 > 正文

单抗美国,卡斯特罗咋做到的

来源:凤凰评论 作者:赵灵敏 2016-11-28 08:29:57 字号:A- A+

    当地时间11月25日,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

    1926年8月出生的卡斯特罗,自1959年1月1日古巴革命成功以来,一直因其直言不讳的性格和传奇的个人经历为世人所熟知。无论你是爱他还是恨他,都无法忽视他。57年间,他逃过了无数次的暗杀阴谋,并带领古巴逃过了美国中央情报局指挥的入侵,逃过了经济禁运,也从靠山苏联的垮台中幸存下来,最终迎来了美古关系的改善。尽管卡斯特罗逃脱暗杀的过程有太多未解之谜和侥幸因素,但古巴能在美国排山倒海的压力下生存下来,其中却有着坚实的国际关系和国内治理的因素。

    古巴在16世纪初沦为西班牙的殖民地。1898年,美国以停泊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港的“缅因”号军舰爆炸事件为借口,发动美西战争,从西班牙手中夺取了对古巴的控制权。此后,美国控制了古巴的方方面面,并“租借”了东南部的关塔那摩湾作为海军基地,至今没有归还。用前美国驻古巴大使厄尔·史密斯的话来说就是:“美国大使在古巴成了第二号重要的人物,有时甚至比总统还重要。”

    美国同古巴的交恶开始于1959年。在当年元旦,卡斯特罗发动推翻巴蒂斯塔独裁政权的起义成功之初,美国是承认和接受卡斯特罗临时政府的。但随着卡斯特罗在国内推行土地改革,触及了美国资本在古巴的利益,双方的关系开始急转直下。1961年1月,两国断绝外交关系。1961年4月的“猪湾事件”和1962年10月的古巴导弹危机,更使得古巴与美国的关系再也无法回头。1962年,美国政府开始对古巴实行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1990年代,美国国会又相继通过了“托里切利修正案”和“赫尔穆斯-伯顿法”,强化了对古巴的制裁。到了小布什任内,古巴更是6个“暴政前哨”国家之一。

    古巴距离美国佛罗里达州只有90英里,在迫在眉睫的入侵压力之下,卡斯特罗深知势单力薄,早于1962年7月就派遣自己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率领的代表团前往苏联请求帮助,双方自此一拍即合:苏联为古巴提供安全保障和经济利益,古巴则充当苏联在拉美的桥头堡,并在一些苏联不便亲自出面的场合,充当马前卒和代理人。

    碍于美国的反对,苏联在古巴虽然没有正式的军事基地,但在1967年就启用了洛尔德斯监听站,作为苏联在海外最大的无线电侦察中央,该监听站可以监听美国境内大部分地区的无线电信号和电话通讯。据统计,在苏联的支持下,1970年代古巴,有超过1%的人口在海外参战,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古巴直接派兵介入安哥拉内战。

    经济上,苏联人以高价收购古巴糖,以低价向古巴销售石油和其他工业产品,外加上各种源源不断的援助。这个当时仅700万人口的小国,最多时,从苏联获得的收益,相当于每年人均400美元,这个好处远比美国人封锁造成的损失大得多。

    正因为古巴经济高度依赖苏联,当1991年苏联解体后,古巴经济马上陷入了严重的衰退当中。1991年至1993年,古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分别为-10.7%、-11.6%与-14.9%,再加上当时甚嚣尘上的“历史终结”论调,古巴似乎处于一个比革命胜利之初还凶险的国际环境中。

    在这关键时刻,古巴奉行了几十年的特殊的政治体制和社会治理模式发挥了作用。当时苏联的诸多东欧盟国之所以会发生剧变,很重要的原因,是民众对特权腐败的强烈不满和长期存在的反对派。而这两个因素在古巴不存在,古巴国内没有像样的反对派,有实力的反对派大多生活在美国,有些鞭长莫及;而卡斯特罗为首的古巴领导层,在很容易引发民愤的廉洁和特权方面很注意约束自己,并没有留下多少不堪的口实。

    在古巴,除卡斯特罗等极少数人外,其他中央党政领导人都不配警卫。一些政治局委员下班后,经常到街上同邻居们聊天说笑。中央各部门的领导人下去调研或进行工作,走到哪里就在哪里与职工们一起就餐,不另加饭菜,不搞特殊化。古巴每户都有一个配给本,家庭成员的基本食品是有保证的,儿童和老人配给的多一些,古巴领导人同老百姓一样凭证按规定数量购买食物,没有特供。住房除党的主要领导人外,其他领导干部亦无特殊。前些年由于缺少汽油,汽车的使用量不足。为此,古巴政府规定,凡挂红牌的车子(公车)遇有拦车搭乘的行人,空车时且驶向同一方向,必须准允搭乘。这个规定得到严格执行。后来,连政治局委员乘坐的白牌车也可以让人搭乘。

    收入差距不大,干部清廉不搞特权和腐败,再加上较完善的教育与卫生等社会福利,正是这些比较彻底的社会主义举措,才拯救了卡斯特罗和古巴现行体制的命运。事实上,与那些夺人眼球的言行相比,这可能才是卡斯特罗政治遗产中最有价值的部分。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韩风
-

相关阅读青岛新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岛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